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宁波江北做人流要多少钱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1 23:20:2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宁波江北做人流要多少钱,宁波华美医院做无痛人流总计大盖要多少钱,宁波华美医院做打胎多少钱,宁波华美医院网上咨询,宁波哪家人流医院好,宁波华美妇女 在那里,宁波华美医院做打胎多少钱

一段真实的过往,一个铭心的故事,让痛苦埋葬在时间的荒野,让快乐飘荡在记忆的每个角落……

讲述人:黄咏珊(化名)女31岁企业职员柳州人

谁都想收到礼物,但不是所有的礼物都是美好的。有些时候,收不到礼物,才是最好的礼物。

出差礼物

我是柳州人,生在柳州,长在柳州,所以读书毕业后我义无反顾地选择回到家乡工作。柳州就是我的根。

和我不同,男友匡鸿身为外地人,柳州于他只是异乡,没那么多眷恋,自谈恋爱开始他就经常出差,每次出差,他都头也不回地离开。回来时也很平静,对家没有太多渴望,更没有思家情愫。我已经习惯这样的他,认为他性格如此,无需强求。还好,每次他出差回来,我都能收到礼物。

我清楚地记得,结婚一年后出差回柳州,匡鸿就开始给我带礼物。礼物有大有小,有便宜有贵重。每次拆礼物我都觉得特别神圣,郑重且欢愉。出差必买礼物的习惯,匡鸿维持了很多年。

同事和朋友都非常羡慕我,他们建议我列一份清单,把每次收到的礼物都记下来,以后将是一份珍贵的回忆。我听取了他们的建议,开始回忆第一份礼物是什么。不记录就罢,一记录吓了一大跳。匡鸿三年来送了我几十份礼物,贵重的礼物价格都挺高,三年来的花费估计有几万元。

我内心狂喜。表面上却刻意维持一个贤惠妻子的形象。一天吃晚饭,我温柔地劝匡鸿:“以后出差莫买礼物了,省点钱将来留给孩子用。”匡鸿抬头看了看我:“花的又不是大钱,没有必要省。”我把统计结果告诉他,他愣了一下:“原来买了这么多礼物呀,确实花了不少钱。”

我以为他会接受我的建议,可是说完“确实花了不少钱”,他就再也没有别的话。以后再出差,他还是照样买礼物。这已经成了一个习惯,不让他买他还不舒服,总觉得忘了什么似的。

我放弃继续劝说。和朋友分享这个“无奈”时,朋友不停地笑我,说我明明心里乐开了花,却要阻止匡鸿送礼物,真是虚伪。我呵呵笑了,说我以后再也不虚伪了,坦然接受他的所有礼物。

2016年的一天,匡鸿出差回家,一进门就给手机充电,然后进浴室冲凉。充电几分钟后,我重启了他的手机,生怕耽误他的公事。手机重启后显示,关机期间有人给他发了一条短信。出于好奇,我打开了那条短信。内容是:“平安到了吗?”我的心揪了一下。什么人这么关心他?

为了不让匡鸿发现我看过短信。我把他的手机又关了。冲凉出来,他一边擦头发一边开手机。我特别留心他的表情。发现他看完手机后看了我一眼,然后走进卧室休息。晚上睡觉前,我找了个机会悄悄又看了他的手机。那条短信已经删除。可是,那个手机号码却牢牢地记在我的脑海。

几天后,我用一个朋友的手机拨打了那个号码。手机显示,号码是桂林的。桂林,这不正是匡鸿上大学的地方吗?恍惚之际,对方竟然接听了。是个女人。她接连说了几个“喂”。我强做镇定地应了句:“对不起,我打错了。”一挂完电话,我发现自己的手掌满是汗。我害怕了。

在我的印象中,匡鸿的异性朋友很少,如果要聚餐,他能叫出来的异性朋友也就那两个,而且都是我熟识的,她们都住在柳州。这个关心她的女人到底是谁?我在心底反复地猜度和遐想。

匡鸿出差,基本都是自己订车票。我对他的出差地充满了好奇。一天,我打开电脑,试了几次就进了他的订票账户。打开他的购票记录,发现每个月他都会去桂林一两次,其余都是去南宁和区外的城市。我分明记得,最近一次他去桂林的日子,他明明跟我说他是去南宁出的差。

我的心,乱了。

书和兰花

稍稍平静后,我有了一个想法。

我退出了匡鸿的订票账户,登录自己的账户。查看他的订票记录时,我看到三天后他要去一趟桂林。车次和时间我都记了下来。我用自己的账户,也买了一张那趟车的车票,时间也是三天后。

之后的三天,我的内心无比煎熬,表面却要装作很平静。匡鸿一度觉察到我的异常,关心地询问。我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过去了。去桂林那天的事情我都安排妥当,只等尾随匡鸿出发了。

到车站取票,候车,上车……我没有刻意遮挡脸,只是处处谨慎,生怕被匡鸿发现。终于找到座位坐下,我深深地吸了口气。车子开了,我闭上了眼睛,睡等到站。可是,我怎么也睡不着。

车子已经开了半个小时。貌似一切都很顺利。就在我窃喜之际,匡鸿走到了我的座位旁。他喘着粗气看着我:“原来真的是你。”我顿时乱了阵脚,不知道怎么应对。匡鸿没有回到自己的座位,而是一直站在我的旁边。我们谁都不说话。我坐着,他站着。任由车子向桂林驰骋。

沉默期间,我捋了捋思绪。既然已经被匡鸿发现,我的跟踪计划是不是要落败?我不甘心,同时充满期待,期待匡鸿能主动坦白。我忍不住看了他一眼。匡鸿表情平静,好像就等这天的到来。

下车后,我们在车站附近找了一处地方坐下。我已经发现匡鸿的谎言,但是知道的情况不多。匡鸿沉默了很久,最后答应带我去见那个女人。

我惊诧极了:他还没有跟我说他们的故事就带我去见那个女人,其中是不是有诈?匡鸿看出了我的不安:“这件事情我早就想彻底解决了。”

那是桂林的一个老小区,离车站很近,走大约十分钟就到了。匡鸿说,房子是那个女人自己买的。说着,小区到了。房子在小区最深处,楼层很高,爬得我直喘气。匡鸿从包里掏出钥匙。

他没有直接开门,而是问我:“你愿跟我进去吧?”说实话,我真的没有做好心理准备,我原来只是想跟踪而已,还没有捉奸的打算,更没有做好要直面“小三”的准备。可是事已至此,我只能进去。

也许是听到了门口的动静,匡鸿还没有开门,门就自己开了。一个长发飘飘的女人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
看到她的一瞬,我又窃喜。原以为匡鸿的情人会是一个比我们小很多的女人,可是看这个女人的样貌,分明是同龄人,甚至可能比我还大一两岁。再看她的面容,只能说普通,算不上漂亮。

可是往房子里走,我的心又揪了起来。房子的装修很有格调,应该属于日式风格,整体很舒服。屋子没有太多装饰,唯一的饰品是书架和书。我分明看到,书架上摆着匡鸿最喜欢的那位日本作家的书籍,这位作家的书足有几十本之多。再看客厅旁边的阳台,整齐地摆着几大盆兰花。

书和兰花,都是匡鸿的最爱。看到这些东西,我的额头开始流汗。眼前的这个女人,绝对不是一般的“小三”。

礼物不再

他们的故事要从大学说起。

匡鸿和小静大学期间是恋人。临近毕业时,匡鸿被一家单位录取,要到柳州工作。小静坚持要留在桂林。他们都不看好这段异地恋,于是选择分手。可是分手才几天,小静发现自己怀孕了。

匡鸿陪小静到医院做了手术,照顾了她几天。尽管如此,他们还是选择了分手。匡鸿来到柳州,认识了我。小静也有了新的恋人。之后,我和匡鸿结婚了,还怀了孩子。小静却恢复了单身。

就在我身怀六甲的时候,匡鸿和小静旧情复燃了。小静说,是她主动再追求匡鸿的。因为,她别无选择。

抢别人的老公,还说自己别无选择,我在心里鄙视这个女人。

小静却说,“我可能再也不能怀孕了。”我一时没反应过来,她能不能怀孕,和我们有什么关系。再一想,糟了。

果然,小静难孕和做过一次手术有关。她坚定地认为,正是那次手术让她的身体受到了伤害。正是这个伤害让匡鸿心存内疚,最后又和小静纠缠上。我顺口问了句:“你说那次手术害你很难怀上孩子,你有医院的诊断报告吗?如果报告上是这么说的,我就信;没有报告,我不信。”

我真的只是随口一问,没想到,小静慌了,匡鸿乱了。果然,匡鸿从来没有想过要看一看医院的报告。

气氛凝固了。

小静佯装平静地回答,说她没有那次手术的报告,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。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匡鸿:“如果你怀疑我的身体状况,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做检查,用事实说话。”我又插了句嘴:“你和匡鸿分手后也交过男朋友,我们怎么知道你没有再怀孕、再做手术。如果有呢,你的身体伤害算在匡鸿头上还是算在别的男人身上?”这些都是再合理不过的疑点,是人都能想到。

偏偏,匡鸿没有想到。又或者,他根本不愿去怀疑,只要他对小静还有感情,这就足以让他出轨。我害怕的正是这个。所以,我停止了咄咄逼人,不再多说,只等匡鸿表态事情该怎么解决。

天色已晚,小静说买了菜,留我们吃饭。我气不打一处来。扭头说我要回柳州,孩子还在家里等我。我离开了那套房子,离开了那个小区。走在前往车站的路上,我分明感觉到匡鸿跟在身后。

我们坐了同一趟车回柳州。我旁若无人地质问匡鸿:“每次出差你都给我买礼物,是不是出轨内疚想弥补我?”匡鸿没有回答我。但我知道,他的沉默就是承认。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。

去年年底,匡鸿说他和小静的事情已经处理好,以后再也不会做对不起家庭的事。我半信半疑。但是那天过后,再出差,他再也不给我带礼物。朋友让我盯紧老公。只有我知道,没有礼物才是最好的礼物。

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人流去宁波华美医院